曝体奥动力暂缓支付中超版权费 欲谈判降低价格

2017-07-31 09:59

  4500万人民币,折合成欧元大约590万。根据《转会市场》网站目前的球员身价来看,中超俱乐部超过这一标准的外援人数高达17人:奥斯卡(2500万欧)、浩克(2200万欧)、特谢拉(1900万欧)、维特赛尔(1500万欧)、拉米雷斯(1400万欧)、高拉特(1200万欧)、伊哈洛(1000万欧)、保利尼奥(1000万欧)、杰克逊•马丁内斯(900万欧)、佩莱(800万欧)、米克尔(800万欧)、奥古斯托(750万欧)、特维斯(700万欧)、吉尔(660万欧)、阿兰(650万欧)、扎哈维(650万欧)、瓜林(650万欧)。而转会中超的球员相较《转会市场》的身价恐怕还要再加点溢价。

  2016年2月23日,乐视体育成为体奥动力80亿元天价版权的第一位接盘者,宣布以两年27亿元的价格获得中超2016和2017赛季的新独家转播权。

  体育大生意曾在2016年初和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聊过80亿拿下中超的意义,当时来看利好有三:1、版权分销谈判进展向好,压力很大但有信心;2、惊讶国外抢播中超,海外覆盖将前所未有;3、版权只占联赛投入10%,中超仍有增值空间。

  对于这两项新规,有赞助商和投资人表示,对于足协泡沫、培养青训球员的初衷完全理解,但对于市场反响而言,由于新规的影响,中超联赛的观赏性可能会大大下降,这将直接影响各方的投入收益。

  根据《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》显示, 2016赛季,16家中超俱乐部共亏损5.05亿元,除了亚泰和延边富德,绝大多数俱乐部的经营都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第一条,俱乐部盈利或亏损以俱乐部的2016年度财务审计报告资产负债表中注明的未分配利润项为依据。那么各队2016年度的财务情况如何呢?

  更关键的可能是中超俱乐部的投资人,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投资人可能本来希望加大投入,争夺中超联赛冠军,甚至冲击亚冠冠军,但这两项新政将让金主们“有力使不出“,从而影响俱乐部的整体经营状况。

  乐视退出后接盘的是苏宁集团,苏宁成功控股体奥动力,苏宁旗下的PPTV聚力体育也因此成为2017赛季中超新独家合作伙伴,将拥有PC和移动端全部240场的新转播权。不过,体奥动力和PPTV只签订了一年合同。

  2004年,因为G7和罢赛等多起严重事件,中超冠名赞助商西门子按照合同,扣除了三分之一的冠名费,并且提前终止了合同,导致了中超在2005年的裸奔。

  2001年,在没有和赞助商IMG、百事可乐等打招呼的前提下,中国足协专职副阎世铎提出暂停升降级,引发了赞助商强烈不满。2002年,前六轮甲A没有电视直播,让IMG和百事可乐等很是焦虑。到了2002年赛季末结账时,百事可乐一直在按照合同扣除IMG的费用,IMG按照合同扣除中国足协的费用,那时候,IMG拿出中国足协违反合约细节多达100多处。而百事可乐更是提前终止了与中国足协的合同。

  白岩松撰文评论称:“足协被黑客‘攻陷’了吧?……面对这些中国汉字,一直到现在,我都认为,中国足协的官网或机构本身,已被黑客攻陷,然后黑客们发布了这个‘高级黑’的新政。因为无论平时我们怎么黑足协,也不能理解他们的智商与情商会有这么离谱的‘下线‘,没有最低只有更低;没有更低,只有不可理喻。”

  有联赛赞助商表示,在新政影响下,中超外援势必骤减,U23青年球员出场增多,比赛精彩程度受到显著影响,这将直接关系收视率的高低,从而影响到赞助品牌的效果。

  在外援引进受限的情况下,中超球队依靠高额投入在亚冠联赛上取得的一定地位和优势,很可能将不保。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中国足协连续出台了外援、转会,强制使用U23球员的系列新政。

  在中超俱乐部持续进行军备竞赛、不断提高外援质量的前提下,中超的吸引力日益增加,在国际乃至世界足坛也有了较高的知名度。尤其是在体奥动力的强有力运作下,转播覆盖了全球96个国家和地区,中超的品牌已经打响。

  关于《U23球员参加2018年中超、中甲联赛相关》:2018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国内球员最多报名25人,其中至少4名U23球员。每场18名单至少有3名U23球员,首发11人里至少1名U23球员。每场U23球员首发人数不得少于首发外援人数,在一场比赛里,每队U23球员实际累计上场人次不得少于外援实际累计上场人次,而外援累计上场每场不得超过3人次。2018赛季U23球员限定范围,则是1995年1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非港澳台国内球员。

  联赛受行政干预过于严重,导致联赛整体价值受到重创,并很可能导致未来几年的持续走低。因此,中超联赛版权方体奥动力可能暂缓支付版权费用,并要求同足协重新谈判,降低版权价格。

  江苏苏宁上赛季总支出超过13亿元,其中引进外援就花费了7亿元左右。而上海上港先后天价引进了浩克和奥斯卡两位球员,两个人光是转会费合计起来就超过10个亿。

  此后,从2006年至2010年,中超有三个冠名商,中超公司摊上了两个官司。倍耐力赞助时,原本冠名费4000万左右,每次联赛中出现重大负面新闻之后,倍耐力的代表就会拿着合同到中超公司扣款。西门子赞助时,中介公司每个月都会递交一份中国足协违约的细节,按照合同扣款。包括后来的金威啤酒,在违约金上也没有放过中超公司。

  第二条:对亏损状态的俱乐部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用。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不超过4500万人民币/人次、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人民币/人次,那么缴纳的引援调节费用将全额返还本俱乐部用于青训,不得冲抵俱乐部青训预算。俱乐部如引援支出超过以上标准,则不享受此项政策,仍然等比例全额收取引援调节费用,该项费用全部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。

  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CEO张庆表示,“这相当于以后引援,俱乐部得交双份钱了。”

  2015年10月28日,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()体育有限公司正式签约,后者以80亿元天价买断2016至2020年5个赛季中超联赛版权。

  不可否认,2016赛季到2017赛季前半程,中超联赛的观赛质量确实上了一个台阶,奥斯卡、胡尔克、特谢拉、维特塞尔、拉米雷斯、一个个高水平外援相继来到中国,也让中超联赛变得更加红火。2016赛季中超的现场观赛人数达到史无前例的580万人次,场均人数达到24,159人次,通过电视观看联赛的人次超过2.84亿,通过网络收看的观众人数也大幅提升。

  上个月,中国足协出台了《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用相关》《U23球员参加2018年中超、中甲联赛相关》两项新规。

  为此,乐视体育还在2016年顺势了以中超版权为重要支持的会员收费模式,仅仅过去一个赛季,受困于资金压力,乐视体育接连在ATP、英超、中超版权上出现欠款问题。尽管乐视体育一直强调中超是其最核心的赛事版权资源,但受困于整个乐视体系资金断链危机,2017年初,乐视体育放弃执行中超2017年13.5亿的独家新版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