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行业中的弯 ——徐秉金再谈老《办法》帮了谁

2017-07-31 10:00

  2017年7月1日,商务部今年颁布的第1号令《汽车销售管理办法》(下简称:新《办法》)即将实施。那么与2005年颁布的《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实施办法》(下简称:老《办法》)有何差别。作为亲身经历的原外经贸部部长助理、中国入世谈判代表团长徐秉金或许有着自己的理解。正因如此,在新《办法》即将实施之际,徐老也表达了自己的一些想法。

  徐老坦言,老《办法》是中国人用自己的政策帮了外国人的忙,造成了在中国土地上卖外国车还需要外国人批准的可笑局面,由此也带来了诸多不公平,外国车企借此牟取巨额暴利。为此,徐老专门研究了奔驰、宝马、丰田、沃尔沃的总经销商与经销商签订的授权合同为例,经销商的境遇简直可以用“凄惨”来形容。

  据徐老介绍,10余年前,我国汽车业还很不成熟,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存在相当大的差距,根本就不是在同一起跑上线竞争,但最后入世谈判结果却是放开汽车市场,汽车业进口关税降低到25%,非关税措施取消改为进口汽车登记制。登记制是关贸总协定所允许的,它指的是汽车进入我国前必须在主管部门登记,这借鉴的是韩国振兴本国汽车工业的经验。当时韩国放开了汽车市场,但消费者如果想购买进口车就必须要上缴个人纳税证明,进口车也将被征收高额的特别消费税。也就是说,登记制的存在能够我国汽车工业和自主品牌的发展,但老《办法》的出台却突破了登记制,让自主品牌产品直接在进口品牌的强力冲击之下。

  在老《办法》实施的这些年,我国汽车经销服务领域,车企对经销商的管理不合规之处不胜枚举。徐秉金感叹,这些年欧美等国家对中国产品进行非常严格的反倾销调查,中国为什么不能针对汽车业做彻底的合规性调查?

  老《办法》于2005年落地后不久,多年从事商务谈判工作的徐老就敏锐地意识到老《办法》中的不足将会对国内汽车销售带来一定的冲击,遂立即撰写报告给时任中央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的,明确指出老《办法》的出台将会造成我国汽车工业拱手让给跨国公司的局面。随后,他又向当时的国家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的相关领导反映。但徐老的孜孜以求换来的仅仅是“此事,放放再说”这8个字,可以说在当时,老《办法》中存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
  在徐老看来,老《办法》出台前没有充分听取国内行业专家和从业者的,而是偏听了跨国车企的“一面之词”,严重损害了国家经济安全和汽车产业健康发展,让自主车企长期在夹缝中存。于是,他在2005~2008年间,利用自己的影响力,牵头行业机构先后召开了6次针对老《办法》的座谈会,并组织开展了“中国汽车流通政策对中国汽车产业安全影响的研究”的课题,但遗憾的是,看到研究报告后相关部门领导口头虽表示支持,而实际上却没有了下文。这也是汽车行业一片大好的形式下,自主车企却生活异常的重要原因。2011年后,他又继续向商务部相关领导反映老《办法》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。

  在老《办法》出台后,丰田等外国车企为了试探政策是否落地,尝试性地小批量进口了几辆车。当时管理进口事务的徐老得知后,为了外国车企气焰,曾放缓批准这批车的进口手续,但碍于老《办法》的,这批车最终还是顺利入关。随后,各家外国车企便纷纷加快在我国设立总经销商。

  新《办法》酝酿多年后才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,这个过程非常不易。所以,徐老希望新《办法》在落地时能针对我国自主品牌发展作出相应补充支持内容,并继续鼓励平行进口车的发展,让平行进口车从灰色地带大道。

  在老《办法》出台之前,我国汽车进口商进口汽车时,外国车企奉行的是“顾客是”的原则,但政策出台后,外国车企在华设立的总经销商成为惟一正规渠道,掌握了话语权、定价权等市场控制权。徐老回忆说,原本外国车企只想要汽车分销权,没想到老《办法》竟放开了总经销权,这让不少外国车企都因此“偷着乐”。